2013年12月4日 星期三

宸哥校園遇險記

今天宸放學回來之前老師打電話來阿罵接到,說宸的脖子被同學抓傷,對方母親打電話來說抱歉。

宸只要在學校有事情,回來後都會被我們逼問實際情況,但笨蛋宸似乎避重就輕不敢講。
老師講的好像只是小朋友互相打打鬧鬧造成受傷,但實情看來不是這樣。

老公的個性就是追根究底,於是打電話給老師又問了更詳細,發現宸是被同學壓倒在地上然後被抓傷。

沒事為何被壓倒在地上?是在玩嗎?假如是互相在玩,我們只會說宸活該倒楣,自己愛玩。
但問了宸,宸說他跟同學不熟,一開始只是想等同學吃完飯然後一起玩鬼抓人,於是站在同學後面等他吃飯,但後來不知道怎樣同學就翻過身來把他壓倒在地。

沒事幹嘛把你壓倒在地?
宸說同學以為宸打他肚子,於是什麼都沒講結果就打人了

那你有沒有打他肚子?
宸堅決說沒有,他只是站在後面等同學吃飯,蹲著的同學覺得後面有站個人,於是還用頭往後撞宸的大腿,宸知道同學在撞他,但因為沒怎樣所以也沒講,但同學後來就打人了。

其實宸被抓傷,根本也不會怎樣,小孩子打鬧甚至打架,受點小傷很正常,但是以這件事情來說,整個過程是不合理的。坦白說就是我家的笨兒子無緣無故被同學欺負,但是被合理化,道歉的是對方家長,但做錯事情的對方小孩完全沒任何表示。

不是很像電視上那些小孩做錯事情,爸媽出來下跪的那種情況嗎...

所以老公打了電話給對方的家長,問了一下狀況。對方家長可能知道理虧,很和緩的跟我們道歉。不過講了講會發現其實對方小孩回家也沒說實話,說是認為宸打他肚子,他才還手的。

因為兩方小孩都講的不一樣,所以乾脆當面對質,於是請對方家長帶著小孩來我們家裡一趟。我們再次警告宸,說實話可以保命,假如後來被發現說謊,下場就會很淒慘!!!!

但宸的語氣很堅定,那就等對方來吧。

對方家長是爸爸帶著小孩來,因為是理虧的一方,所以先跟我們說了抱歉。
但中間講的過程,會發現爸爸覺得是因為我們宸打了他兒子,他兒子才會反擊。
越講越有袒護小孩子的感覺。

我們再次請了對方小孩,看著我們家宸講述事情的經過。
對方小鬼開始遲疑+不確定了,重點是『以為』我們宸打他,所以就把宸壓倒在地想要打他。

但對方爸似乎聽不出端倪,還是一味的袒護小孩,於是我老公當然就起度爛美送了!

其實我們堅持的點很簡單:
是不是小孩只要『以為』人家打他,就可以隨便打人
抓傷人之後有沒有跟對方說對不起,
回家之後自己做錯事情,但有沒有跟父母稟報實情

對方小孩最後承認自己其實不知道是誰打他,但就打了宸
對方爸爸發現實情跟一開始兒子講的不一樣,臉色大變
結果當場數落了小孩,並跟小孩說叫他罰寫2000遍不准使用暴力和不准說謊給我們。
還一直跟我們說他從幼稚園就教導小孩不准說謊和使用暴力,他也不知道為何會變這樣。

老公事後跟我說,他爸處理方式很爛,假如知道理虧了,應該是問我們要怎麼處理比較好吧。不是本來理直氣壯,後來理虧了就想草草了事,到底把我們當作什麼阿!!

假如他這樣問我們,我們當然不會覺得是理直氣壯的一方然後刁難人,只會請爸爸多注意小孩,講一些客套話之類的...(否則以後就是個問題學生,在路上看到人不爽就過去打了!)

但結論就是很多爸媽真的不太清楚小孩子在學校幹嘛,都以為小孩在學校很乖。
長大後就是出去犯了大錯,爸媽才會說『我小孩從小到大都很乖』

我們問了宸那位同學在學校的狀況如何,宸說有去上安親班但都不交作業,在學校被老師罰寫一堆但都交不出來。所以要罰寫交給我們的東西應該交不出來

(這個罰寫很沒意義,不過既然對方爸爸要這樣處罰,我們也沒啥意見。)

※後續發展:
隔天宸放學回來,我們問宸跟同學有沒有很尷尬或是講話。
宸說對方笑笑地跟他說:我弟都在幫我寫罰寫

這.............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如對此篇文章有意見,都歡迎留言給我喔^^